欢迎访问临清市人民法院门户网站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法官如何演唱“南山难”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7年01月16日

接手了一个“南山难”的案子,还真叫难,难死我了!

案件的起因是老田,他和老伴在1960年代末因为你懂的历史原因,从济南迁到小城定居,因为他精通建筑施工,成了我们这小县城无意中引进的高级技术人才。

在省城被当成草的老田,在县城成了名副其实的宝。建筑公司给老田开出优厚的待遇,甚至还给他安排了一名兼职保姆!

保姆名叫小芳,跟老田在一个单位。1980年代,老田年纪大了,老伴又去世,日常的起居生活多有不便。为了让老田安心奉献余热,建筑公司指派年轻的小芳去照顾他日常生活。

小芳家在农村,吃苦耐劳,又心细会照顾人,与老田的关系颇为融洽。她结婚后,叫上老公一起照顾老田,两家成了非常要好的关系。进入1990年代,老田退休了,企业也就不再指派阿芳照顾老人。老田有子女三名,均在外地,无暇顾及老人,小芳两口子仍然时常上门照顾老田,给老人洗服做饭,打扫卫生。老田把小芳两口子当成自己的亲人,常在经济上贴补一下小芳的小家庭,把子女们寄来的物品,与小芳一家人分享。

其乐融融的大好局面,在本世纪初发生了改变。老田80多岁了,生活方面更需要人照顾,但他退休多年,收入有限,医疗支出剧增,早已无法给小芳经济补贴了。老田为了让小芳安心扶助自己,于2003年与小芳签订了一份遗赠扶养协议,并作了公证。老田家人知道后,也都没提反对意见。

协议约定:小芳负责照顾田老汉日常生活,老田去世后,后事由小芳料理,丧事从简,小芳负责将田老汉的骨灰“送往济南,葬到南山”;老田将坐落于某市某街的一处房产属于自己的部分,全部遗赠给小芳。

协议签订后,小芳一家人干脆就搬到了田老汉家里与老人同吃同住,老少三代相处甚是和睦,比真正的一家人还要亲。老田的儿女们年龄也都渐大,又散居外地,有两个子女还先于老田去世,后辈们自然无法照顾老田,只是偶尔寄来些礼物和零花钱,在老田病中探望一下。20多年来,小芳一家人一直尽心尽力地照料陪伴着田老汉,田家后辈们也都是认可的。

2010年,92岁的老田在小芳等人陪伴下,安然去世。小芳在本地为田老汉购买了一块墓地,打算把田老汉和他先前亡故的妻子在小城的墓园合葬。就在为老人办理丧事期间,小芳和老田的子女后辈们为房产的分割、老人后事料理产生了争执,导致老田的骨灰一直未能下葬。

小芳认为,她对老田履行了扶养义务,照顾老人二十多年,按照协议这处房产理所当然就应该全部归她所有。而老田的后辈们称,小芳没有按照“遗赠扶养协议”约定的将老人的骨灰“送往济南、葬到南山”,没有完全履行协议约定的义务,已经违约,且房产应属田老汉夫妻共同财产,而不是个人财产,小芳对他们母亲(祖母)的份额不享有任何权利。田家后辈们异口同声:阿芳不能分得老田的遗产!

2010年,小芳起诉要求被告返还房产;2011年,起诉要求被告返还田老汉骨灰;2012年,起诉要求与被告分割房产。第一次起诉,小芳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,无奈去了济南在南部山区,为田老汉购买了一方墓穴。但是田家后人仍然态度强硬,诉讼大战逐步升级,矛盾程度和审理难度也越来越大,同事们都说这案子叫“南山难”。

田园牧歌般的南山曲,居然唱成了南山难。这案子一到我手,我的头也大了。

协议约定了将老田的骨灰“送往济南、葬到南山”, 按照先辈们的安葬方式将遗骨葬在济南安静美丽的南山,这在老田生前是一个美好的愿望,在2003年前后,应该并不难实现。可是如今济南南部山区成了休闲旅游的佳地,土地价格早如火箭般暴涨,今天那里一方墓穴的价格,是当年签订协议的双方想都不敢想的。这一现实情况让小芳深感委屈,而被告方又不同意在当地安葬老田夫妇,并以此一口咬定小芳没有完全履行遗赠扶养协议的义务,认定她不能分得老人的遗产。

一切仿佛成了一个死毌。小芳和老人的后辈们各执己见,互不相让,随着诉讼进程的发展,双方积累的对立情绪越来越严重,耗费的精力、财力、时间也越来越多。

看着七位来自四个城市的当事人围绕这一处房产,3年中历经三轮诉讼、十几次庭审,都被搞得身心俱疲,我决定,还是尽力做好调解,我从小芳二十多年一直精心照顾老田,直到老人到耄耋之年才去世这个角度说起,让被告认可小芳对老人的付出。又从数位被告家都不在当地,多次诉讼,他们都要奔波数百里来到我们小城,耗费了很多的时间和精力,再争下去,都是得不偿失。现在情势发生变更,小芳没能在济南安葬老人,从情理上也是可以给予理解的,现在墓地已经买了,足见小芳的诚意。

抓住了这一调解契机,经过一再地劝说、沟通,双方终于有了调解的意向。我认真听取了双方的调解意向,又根据双方当事人的想法与意愿,拟定出多个调解方案,分别确定了实施细则,再与当事人、律师轮番协商。经历十多个回合,双方终于达成了一致意见,遗产按比例顺利地进行了分割,也确定了将老人葬到南山的方案。当事人终于握手言和。

小芳悉心照顾老田20多年,老人去世后,应当按约得到老人的遗赠。但是,小芳在老人去世后,言谈之中流露出这处房产全部归她所有的欲念,这一举动惹恼了田家后人,加之近年房价暴涨,临近街面的优越位置,又使这处旧房又增值不少,利益的驱使让双方为这处房产争执了3年。

“南山难”终于唱完了。其实,南山并不难,难的是人心隔肚皮,难的是金钱面前,人人都会情不自禁,情非得已吧。

关闭
友情链接

版权所有:山东省临清市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临清市温泉路2628号 电话:0635-2418801 邮编:2526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