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临清市人民法院门户网站
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 > 法院文化 > 法官随笔

厉害了我的“小三儿”

来源:   发布时间: 2017年01月16日

面容枯黄清瘦,不大的眼睛深陷在眼窝里,不时投射出拘谨而茫然的目光,焦黄的牙齿如同生了一层浮锈,参差不齐地排列在干瘪的嘴唇下,这个人就是小三儿。

因在家中排行第三,大家都管他叫“小三儿”。

小三儿是接到法院的传票来开庭的,一起作为被告的还有他的两个哥哥和三个妹妹,把他们告上法庭的不是别人,正是他们年近八旬的老母亲。老人要求儿女们履行赡养义务,对她的晚年生活进行照顾。作为该案的承办法官,我才认识了小三儿。

兄弟姐妹相见,本该是欢喜热闹的场面,但法院调解室的空气里却弥漫着紧张尴尬的气息。脾气暴躁的大哥率先发难,激动不已的他暴跳如雷,犹如一道闪电穿梭在弟妹之间,诉说并强烈谴责他们的种种不孝行为。二哥和三个妹妹显然对大哥的指责难以接受,纷纷为自己辩解的同时又交叉进行言语攻击,谁都想在气势上占据上风。整个调解室就像一只充足了气的气球,时刻面临爆炸的危险。

小三儿茫然地坐在角落里,面对嘈杂混乱的场面手足无措,时而盯着自己脚上破了洞的鞋子发呆,时而用粗糙的双手搓着本就起满褶皱的衣服。小三儿知道,在几个兄弟姐妹中他从来都是最没有话语权的。因他智商比常人偏低些,从小就倍受同龄人歧视,长大后只能靠捡拾废品维持生计,和在路边捡回来的,与自己智力相当的妻子生活在自己用树枝和砖头搭建的破旧房子里。

看了看桌子对面满脸皱纹满头银发,嘴里只剩一颗门牙的母亲,小三儿的脑海里浮现出母亲年轻时为儿女们缝补衣服、用大地锅做饭、在夏夜里扇着蒲扇讲故事的温馨画面。那时的他们都愿意粘着母亲,围在母亲身边,不停地叫娘这娘那。小三儿也不例外,母亲去哪里,他就想跟去哪里……

调解工作还在继续,几个子女的吵闹声依旧刺耳。愣愣地凝视着母亲,小三儿突然起身,径直走到母亲面前,扑通一声跪倒,哽咽道:“娘,跟俺走吧。俺小的时候,哪里有娘哪里就是家,娘老的时候,哪里有儿哪里就是娘的家……”原本乱成一锅粥的调解室内变得鸦雀无声,只剩下老人低声的啜泣。

小三儿的话无疑如一记重锤,击打在一奶同胞的兄妹心上。面对从小寡言少语,被视为“傻子”的小三儿,他们面露愧色,原本激动高亢的声音明显降低,各自诉说苦衷和无奈的同时,开始将怎样赡养母亲纳入正题。经过努力,母子七人最终达成调解协议。

厉害了我的小三儿,你对孝道做出了最平实质朴最让人动容的解释,法官的苦口婆心敌不过你的三言两语。厉害了我的小三儿,旁人眼中智力低下生活窘迫的你道出了母子亲情的真谛,生动诠释了何为大智若愚。

关闭
友情链接

版权所有:山东省临清市人民法院 ICP备案号:鲁ICP备13032396号
地址:山东省临清市温泉路2628号 电话:0635-2418801 邮编:252600